发布时间:2017-09-29 14:43 阅读量:10 

  夜色温柔体贴地漾开一种苦涩的回忆,抽身离开的诸多忧郁与阴翳、悲哀与孤独、执着与执念,都如路边诡异昏黄的灯光各各潇洒地流逝于时光的雕刻。而她,宁静的她,热烈的她,偶然的她,突然的她,便蓦然地婷婷地立在眼前,我知道,这许是一种万世积累的运气,我惊喜,这种运气竟然无声地来。
  
  走一步,再走一步,心事随渐渐粘稠的夜色流出。会有一种眼神凝视你,直到海枯石烂,天地变色,江河倒流,会有一种声音震荡你的灵府,发扬你的意气,拨乱你的心弦,迷醉你的魂魄,尘世所有的苦难在她那嫣然一笑之后,顷刻地化为乌有,世界的盛夏也因她的来到而甘霖播撒,她是雪山的神圣,是思想的情人,是古老的宙斯伏倒在自然的摇篮下,讶异生出的雪白的莲花!
  
  我愿听她的眼睛,入她的生命,撩拨她的凡心,思想她的思想;我愿化五百年的石桥,经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雨打,五百年日晒,只求她的途径;我只愿在这深极了的夜里,陪着她一圈一圈地行走,直到夜色更深,情感渐淡,或许擦肩而过,永不再相见?
  
  我不知道。我不知道!
  
  我目送你远去的背影
  
  月色躲进云里昵语
  
  最是那一种低头的温柔呵!
  
  静静地行走,静静地流逝,她或许只是芸芸众生里我的一个过客,她或许会是地老天荒的我的伴侣,她或许是眼角划过的一闪即逝的流星,她或者是苍莽宇宙里永不消散的永生,她或许会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她或者成了夜深人静里最惨痛的回忆,她或许已经是她自己?我不知道你是谁,不知道你爱的谁,不知道什么是爱,不知道什么是什么!
  
  我愿用我所有的力气来爱一个人,一些人,一世界的人,不求最后惊涛骇浪狂风暴雨,只求值得我曾经爱过!
  
  而这爱,究竟是什么?况且只能等后来的人去深究去发见了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不但是一张白纸画不上图画写不了字,我并且是一种无悲无喜的诗人,我的表情洋溢在剩下的不知多少年月的日子里,而我的回忆,我希望它如我希望的那样盛满了唯一一个人的故事。就如我之前所说的——
  
  我要最真最纯最爱最洒脱的生命和思想,以不负最哭最笑最冷最炙热的青春!

相关文章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展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