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的韵味

发布时间:2018-05-04 16:03 阅读量:67 


   春天韵味

 寒冬逝去,春天悄然走来,于是有了山间麻雀在花丛中活蹦乱跳,有了成群结队的人们穿梭在鲜花丛中,情侣肩靠肩,手拉着手,在鲜花丛中窃窃私语。
  阳春三月,李子花盛开,洁白而又纯洁,不知从城市那个角落,走来一对青年伴侣,男的带着大大眼镜,女的樱桃小嘴,咯咯大笑,“军哥,你看着满园李子花盛开,这是春的韵味吗?”。
  男的楼楼女的细腰,“亲爱的,这正是春的韵味,这洁白李子花,象征我们纯洁爱情。”,女的嘻嘻一笑,“拉倒吧,军哥,爱情是要物质做基础的,你是军人,更应该要以物质为基础。”男的嫣然一笑,“芹芹,我们分手吧,我们信仰不同,将来肯定不幸福。”
  女芹芹点头,泪流满面,捂住脸,一口气跑出满园花开的李花园林,过了几天,樱桃沟里的樱桃花,在老君山上竞相开放。
  城里的人群,在雾霾车水马龙的城里,已经疲惫不堪,他们带着一家老小,开着大奔轿车,滴滴嘟嘟,来到樱桃沟。
  轿车里走出一家五口人,一对老态龙钟的老两口,手里拿着拐杖,向樱桃沟里慢腾腾走去,在太阳余晖里,更加稳健。
  男老大爷指指西边的樱桃树,“吴芳,这樱桃沟西边的那片樱桃花,看见了吗?”,女老太婆呵呵大笑,“记忆起来了,那是我们谈恋爱的地方,不是上山下乡当知青,我们能走到一起么?梁来茹,你说是么?”
  男大爷梁来茹嘿嘿大笑,“吴芳,这樱桃沟,我们知青生活,真好,没有这里樱桃沟里乡亲照顾,我们城里读大学学生,过着城里优越生活,哪里是干农活的材料?”
  女的老太婆吴芳,看着这樱桃沟,动情嘀咕:“不知这樱桃沟里的老支书,还活着么?他死了,我们这趟不是白来么?”
  男大爷梁来如捋捋花白胡须,“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乌鸦嘴。”,这时,西边夕阳西下晚霞绯红,樱桃沟里的樱桃花,在夕阳的映衬下,分外夺目。
  老态龙钟的金婚夫妻,在樱花丛中向西边的樱桃树林走去,一会儿,他们搀扶着,气喘吁吁走到樱桃沟西边的樱花下,坐在樱花树下一片坟堆傍边。
  他们老夫妻举目一望,坟堆傍边的樱花树,已经竞相开放,一串串的洁白樱花,开满枝头,女的老太婆吴芳,指指这些坟墓,“梁来茹,以前这些都是樱花树,哪来的坟墓?”
  男大爷梁如来看看这些坟墓,悲伤说:“生老病死,自然规律,如果我们这些老东西不死,地球上的人,岂不要拥挤得要爆炸。”
  突然,老婆子吴芳,看见他们坐在樱桃树只有一米地方,有一坟墓碑,上面写着:“樱桃沟老支书程龙书之墓。”
  老婆子吴芳尖叫,“老头子,我们的恩人樱桃沟支部书记已经死了。”,男大爷梁如来搀扶着老伴来到樱桃沟支部书记坟墓前。
  他抚摸着墓碑,老泪纵横,“支部书记,我们的大恩人,我们老两口来迟了。”,一阵春风吹来,夹杂着樱花的香味,沁人心扉。
  
  

相关文章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展开